This website requires JavaScript.

这一年

2020.01.18 13:10 字数 2691 喜欢 5 评论 6

这是我参加前端工作的第三年头,回望曾在「 2017 」与「 2018 」年里分别写下的年终总结,字里行间,多少能看出我这三两年的变化。

在今年里,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便是「xxx 优化组织架构」、「大龄程序员被裁」,这似乎是互联网里不怎么平常的一年,不过也好像是「接下来几年中,最好的一年」。于是在有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失业」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亦或者是在当下的这份工作,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Code

截至目前,「深入理解 TypeScript」总 PV 在 280w,从某个时间点开始,该书的日均 PV 涨到 1w+

PV

在十二月初,该书正式上架 京东 等商城,截至目前,该书共出货 1200+,做为一个「不知名」的前端,这个数字甚至还超出了预期,感谢在过去的一年中各位的支持,感谢和君老大,感谢编辑老师。

我开始从更广的角度思考一些问题,如先前所写下的「 前端网关的思考

前端网关

到后来的微前端架构图

微前端

可见,至少我在「忽悠人」的层面上,又提升了一层。

在去年立下关于 BLOG 技术栈升级的 FLAG 大部分都没有实现(使用 GraphQL + nest.js 重构),因为这种「DEMO」式的 code,实在是令人乏味 :)。

在今年,我尝试做了一些不同以往的改变,譬如我会先写文档、做些代码设计亦或是画 UML 图,接着才开始正式的 code。这些前置性的工作,虽然占用了我大部分时间,不过也正是它们,我的 code 质量上升了不少,推倒重来,或者被「卡壳」的次数也比以前少很多。同时,这些文档或者是设计,也能让后来者更清晰的了解代码。一举多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千寻位置的中后台之路」,这是我在 2020 年里计划写的一篇文章。主要想谈谈在这边中后台的架构演进,以及到最后「无代码编程」的可行性方案探讨及落地实践。

Music

我喜欢听民谣,众多歌手中,挥之不去的是「无处安放」的李志。

由于某些原因,在今年上半年,他在全网已被封禁,歌曲也已经在各平台上下架。

查无此人

在网易云上有句热评:「宋冬野是梦想,赵雷是理想,李志是现实。所以梦想很胖,理想很瘦,现实很丑」。

只是后来,代表梦想的宋冬野得了金曲奖,代表理想的赵雷越来越主流,而代表现实的李志却在妥协后仍然被禁了。

十年之前他唱,「那些猛烈的情绪,在睡不着的时候折磨着我」。十年之后,他唱,「在这样一个夜晚,有人会替我们思考夜晚」。

Life

在今年,我的收入开始多元化,工资依然是大头,不过相对于往年,它所占的比例在下降,写作的收入比例开始上升,以及今年开始的理财收入,也占了其中一部分。

在今年,我自运营了一个公众号「九十年代的码农」,与和朋友一起运营的「FENews」不同,它主要用来记录一些自己的想法及成长。时不时我还会画几个简单的画发表在公众号上,比如已经发布的「 我的一天(上) 」。

在今年,我开始思考更多的问题,其中有些问题想着想着发现出发点错了。

譬如我以前总想着在当下这份工作中,怎么才能「不可替代」?

后来我发现「不可替代」是错的, 现代管理学的精髓,是让每个人(包括老板本人)都变得可替代 。程序员创造的价值,一半应体现在文档上。

「不可替代」的打工者只有一种:以中高层领导的身份跟完了一个项目而且这个项目正处于大红大紫的阶段,公司为了防止你跳槽到竞争对手那里,愿意付给你薪水养着你天天在办公室喝茶。只要项目一直红着,公司就愿意一直养着你。

有一些是我想清楚了的问题。

譬如文前所提及,「失业」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现在,我的回答是:什么都没有,甚至是还可以放一个小长假。

也还有一些至今没有答案的问题,它们或许是在当下的我所不能理解的,也或许是一些无法实证的事情。它们的感觉,就如同「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二十七八岁的我,越来越相信一些老生常谈。以前不相信「性格决定命运」,现在慢慢的在相信了。以前不相信「情商」,现在有点信了,「情商」比「智商」似乎更重要。

十几岁那年,我高中复读毕业,想的是「世界很大,我需要去看看」。

二十多岁的时候,大学毕业,想的是「我不能比其他人弱」。

而如今,已近而立之年的我,坐在屏幕前,想的是「未来几年我会怎样」。

日不停思,夜不能寐。

Contact

微信公众号

微信

相关推荐

暂无推荐文章